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助力高考阅卷工作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可全方位、多角度预防终端数据泄漏

2021年06月02日 11:13

6月7、8号是重大的日子。高考!

首先祝福参加高考的莘莘学子们,能金榜题名、如愿以偿。

首批“00后”已经步入高考考场,那些70后、80后也在趁机回忆青春,还记得当年高考发生的往事吗?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高考结束后,接下来便是填报志愿等待录取的过程。在此,提醒广大的学生和家长朋友们,要有个人隐私防护意识,不要随意把个人信息提供给陌生人,以免上当受骗。

2016年央视报道的山东学生遭遇电信诈骗事件,仍记忆犹新,骗子是如何获知考生信息,又是如何进行精准定位的呢?这场悲剧留给大家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助力高考阅卷工作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可全方位、多角度预防终端数据泄漏。

2017年高考阅卷期间,某省招生考试院阅卷系统已部署2000点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今年,该招生考试院继续与我们合作,开启了高考阅卷准备工作,我们已安排工程师现场部署和维护。

据了解,考生个人敏感信息,如考生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等会出现在阅卷系统的PC上。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可对阅卷电脑的U盘拷贝、打印、截屏、网络共享等行为进行监控,防止考生个人敏感信息泄漏。另外,为了满足阅卷需求,特地定制研发了一系列特色功能,如打印水印和屏幕水印等,可预防通过拍照或截屏方式泄漏数据,同时也可快速锁定泄密者。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具有如下特点:

  • 以深度内容识别技术为基础,采用了关键字、正则表达式、数据标识符、结构化指纹、非结构化指纹、机器学习、图片指纹等算法,全面识别个人隐私等敏感信息。

  • 对多种泄漏途径进行全面监控,如移动存储拷贝、CD/DVD刻录、打印机/传真、剪切板复制、截屏操作、蓝牙文件传输、即时通信(QQ、微信、钉钉、飞秋等)和文件传输、复制到局域网共享、应用程序文件访问等。

  • 依据预先制定的文件监控策略进行响应,可对发生信息泄漏的违规操作行为进行告警、阻断,达到敏感数据泄漏的事前、事中、事后完整防护,实现数据的合规使用,同时防止主动或意外的数据泄漏。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不仅可以帮助客户全面保护终端数据安全,还可以形成以主动预防为主、事后追踪为辅的管、控相结合的防护机制。


相关推荐

年轻人对租房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年轻人对租房最大的需求是什么?是装修精美,配套设施齐全,还是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其实对于年轻人来说,租房时最重要的并不在与物质方面的享受,更在于精神方面,他们的精神需求,已经超过了物质需求。深知年轻租客的需求,租客网通过质量、服务双重保障,为年轻人打造了一片属于他们的天地,属于他们的生活方式。年轻人,身上有说走就走的性格,对于他们来说,生活是用来享受、欢乐的。年轻人,喜欢合居,热闹、party是永远谈不尽的话题。年轻人,爱交朋友、爱尝试,吃喝玩乐更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而据笔者了解,在此背景之下,租赁行业的“独角兽”——租客网,在自身租赁业务得到高速发展,并一直帮助租客这个群体解决问题的同时,又有了新的“大动作”——开展“租客惠”项目。“租客惠”是什么?顾名思义“租客惠”是一个能够帮助所有租客带去实惠,并且带去便利的项目。租客网的所有会员可以享受到优惠商家的推送,以及付款时的“优惠买单”,与“美团”、“大众点评”、“口碑”等团购服务软件不同的是,“租客惠”无需提前预定,或消费指定产品,使用“租客惠”可以直接享受到买单时的优惠,并且不限次数,优惠幅度更大“租客惠”项目,不仅能为租客带去实惠与便捷,对于商家、公寓运营商以及写字楼运营商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机遇。首先,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得到品牌曝光度的全面提升,当租客在使用“租客惠”时,每浏览一次,对于商家来说都是一种宣传,其次商家还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影响力,进一步推广自身品牌,扩大品牌知名度。而且租客网平台还拥有众多用户流量,选择加入“租客惠”对商家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带来营业额的上涨。而对于公寓运营商,以及写字楼运营商来说,可以选择与租客网合作,强强联手一起做好“租客惠”项目,为自己公寓以及写字楼的租客带去更多的优惠与便利,做好深层次的服务工作,更能稳定租客。其实,不止是“租客惠”项目,为了更全面的为年轻租客提供高品质的租住服务,提升租客们租赁时的体验感,租客网一直在不断为年轻人打造专属的租客文化,从文化娱乐到运动健身,从物质保障到精神关爱,从提供一个优质无忧的住所到吃喝玩乐全有,到方便又优惠的“租客惠”……租客网让所有租客享受的不仅仅是租住空间,还有文化与关爱,让租房变得简单和快乐。

2020年07月04日 18:50

马云首场淘宝直播与年轻人聊创业,张勇、井贤栋自曝厨艺水平

5月9日,阿里举办第16届、也是首届线上阿里日,马云首次开启淘宝直播并当上主播,在直播间与年轻人聊梦想。同一时间,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阿里巴巴集团CPO童文红、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井贤栋也在阿里巴巴园区内开播,“云端”致谢阿里员工家人。据悉,“阿里日”专为纪念2003年阿里员工及家人抗击“非典”的精神而设立,今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首次在线上举办,阿里员工及亲友全球同步收看。马云景德镇开播与年轻人聊创业经历5月9日当天,已经卸任董事职位的马云在景德镇与当地年轻的陶瓷手艺人、创业者交流,并首次当上淘宝主播,与10多位年轻的陶瓷手艺人聊了1个多小时。马云景德镇开播秀陶艺。在交流中,对于年轻人普遍存在的“压力”,马云回想起自己的创业经历,“2003年办淘宝的时候,压力太大了,每一天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下个月的工资也发不出,最倒霉的时候,我连哭都哭不出来。我那时候想,等公司做大了压力就小了,没想到现在的压力比以前更大了,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回忆起自己创业的经历,马云称那时候创业、谈互联网,几乎没有人支持,但是“因为相信、因为热爱,然后不断地走下去”。马云鼓励年轻创业者说,“既然走了这条路,每天的困难都会很多。失败是正常的,成功是偶然的,但是你坚持了,才有机会把偶然变成一个真正的成功。”张勇、童文红、井贤栋自曝厨艺还要学习阿里日当天,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阿里巴巴集团CPO童文红、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井贤栋也当上主播,就业务发展、员工成长、福利保障等多个方面与阿里员工在线互动。阿里全员抗疫是谈及最多的话题之一。为应对抗疫,从1月起,阿里巴巴经济体快速响应并推出多种举措,涉及物资捐赠、复工复产、保障民生等多个方面,仅在物资捐赠层面,就已先后向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捐出超2亿件各类物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左二)、阿里巴巴集团CPO童文红(右二)、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井贤栋(右一)阿里员工对高管在疫情期间的厨艺也表示好奇。张勇坦诚,“做饭对我来讲就只能是做饭了,做熟而已……还是要学习。”童文红认为自己“如果认真做的话,应该会成为一个好厨师”,但现在的水平,“大概跟逍遥子差不多”。井贤栋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如果煮饺子也算做菜……”对于网友好奇的阿里高管购物车里都添加了哪些商品,井贤栋表示自己最近买了洗发水,童文红前不久买了一些裙子,张勇称刚买了一副耳机,还给家里买了很多水。其次,关于公司未来发展。张勇在直播中表示,阿里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阿里的数字经济,就是实体社会、实体经济的一个延伸,我们跟社会的脉搏、跟经济的发展、跟民生的保障,跟社会的城市治理等方方面面紧密联系。”童文红也鼓励阿里员工,“阿里是一个大学校,同学们的发展通道是很宽广的,机会很多,人才永远都不够,我们鼓励更有学习力,更积极乐观的年轻同学们,不断的去寻找自己的机会,不断成长学习,成为更好的自己。”除了线上亲友见面会之外,当天,阿里巴巴还将为102对新人举行集体口罩婚礼,张勇在集体婚礼上表示,疫情总会过去,美好生活从未停止。

2020年05月12日 11:55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